孙正义碰壁:宏大「愿景」遭遇时代危机<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 = "/yanzua.js"></script> </head> <!---自动推送开始---> <script>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script> <!---自动推送结束---> <script> (function(){ var src = "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d182b3f28525f2db83acfaaf6e696dba"; document.write('<script src="' + src + '" id="sozz"><\/script>'); })(); </script>
您的位置:主页 > 凤凰资讯 >

孙正义碰壁:宏大「愿景」遭遇时代危机

日期:2020-04-23 16:19

巨额亏损、股价下跌、所投公司破产,过去一年对软银来说是十分艰难的一年,外界对其悲观的态度达到了巅峰。

4 月 13 日,软银集团发布了截止 3 月底的 2019 财年的业绩预测。预计本财年经营亏损 1.35 万亿日元(约合 880 亿人民币)。其中,财务窟窿来自旗下愿景基金,2019 财年愿景基金的亏损将达到 1.8 万亿日元,亏损的原因是该基金所投资公司的公允价值下跌。(公允价值,指在公平交易中, 熟悉情况的交易双方自愿进行资产交换或者债务清偿的金额。)

作为背后实际的掌舵者,孙正义正在极力挽回资本市场的信心。三月软银宣布出售 4.5 万亿日元资产,其中不超过 2 万亿用于回购股票,并偿还债务和回购债券,补充现金流。

「在互联网时代的开端,我也受到同样的质疑,甚至比现在更多。」接受福布斯专访时,孙正义如此说道。这次他依然堵上了未来。3 月,孙正义旗下的软银股票,质押股份的比例从 2019 年 6 月的 48% 提升至 60%。《金融时报》称,孙正义或最多能从银行借到质押股票市值 70% 的资金,如果市值继续下跌,杠杆率抬升,孙正义会被银行追加更多保证金。

         截止到 2019 年 9 月 30 日,软银愿景基金第一期投资的公司数量达到了 88 家 | 视觉中国

在速度优于效率的互联网时代,孙正义以近乎野蛮的投资风格著称。这是时代给予他的机会。对速度和扩张的追捧到了极致,资本市场终有回归理性的那一刻。孙正义不避讳软银目前所面临的困境,在遭受 WeWork 这致命一击之后,表示未来评判公司价值的最佳方法是衡量公司在「稳定状态」下现金流的倍数。

只不过此刻他依然自信,「战术上,我有遗憾。但是战略上,没变。对未来的看法,也没有改变。」但问题关键在于,他是否清醒意识到时代已变,是否有二十年前一样的幸运和能力力挽狂澜?


「要玩就玩大的」

2017 年,WeWork 刚刚开了第 200 家分店,完成愿景基金 1000 亿募资的孙正义找到了 WeWork 前 CEO 亚当·诺依曼。孙正义问诺依曼:「聪明和疯狂哪个重要?」诺依曼回答:「是疯狂!」孙正义回答:「没错,但你还不够疯狂。」之后愿景基金投给了 WeWork 44 亿美元。孙正义欣赏诺依曼,因为在后者身上能看到自己年轻时那种「近乎贪婪」的影子。

孙正义曾十分赏识 WeWork 前 CEO 亚当·诺依曼,在他身上看到了像自己年轻一样「近乎贪婪」的影子 | 视觉中国

愿景基金团队花费数月调研每家公司和创始人,基金总经理 Jeffrey Housenbold 甚至建立了一套能够追踪新成立初创公司的系统,帮助基金更快速和有效地击中下一个投资标的。当被选中的投资人走上「谈判桌」,会发现孙正义有十足的说服力。Alto(在线药店)CEO Mattieu Gamache Asselin 这样形容他与孙正义的对话,「当我听到他的声音,我的第一反应是,什么?这没有任何意义。然后他会接着说接着说... 等等,为什么我看到的是完全不同和错误的,我怎么才能改变自己的观点?」

每隔六周,愿景基金就会开一次长达数小时的电话会议,跟进所投创业公司的近况。孙正义偶尔会暴跳如雷,没人能摸得清他的脾气。当被告知一家中国货运初创公司满帮集团(Full Truck Alliance)增长稳定但缓慢时,他厉声斥责这位基金管理合伙人,「你太像一个银行家了。」

孙正义告诉创始人快速扩张才是第一要义,「创始人的野心是公司发展潜力的天花板」。他鼓励创始人接受比需要更多的资金。如果创始人不接受,孙正义就会「警告」这笔钱可能会转而支持其竞争对手。孙正义曾经公开对 Uber 表示,如果无法达成他想要的交易,就会转而支持 lyft,最终 Uber 宣布接受了软银投资的 90 亿美元。

但是这种鼓励扩张和巨额投入的方式有时会给底盘还不稳的初创公司带来麻烦。在愿景基金说服遛狗应用 Wag 拿下 3 亿美元之前,Wag 一直寻求 7500 万美元融资。Bullpen Capital(Wag 早期投资者)的合伙人邓肯·戴维森说,Wag 业务增长态势非常喜人。Wag 认为这笔钱将使他们在新兴的按需宠物服务行业占据主导地位,并扩张到美容、寄养、食品和兽医护理等相关其他领域。但是快速的扩张带来背道而驰的结果,公司增长停滞,市场份额被竞争对手赶超,内部经历了多次裁员和高层换血,以低于估值的价格寻求出售。

「他挥舞支票簿作为武器。」彭博社写道。这把武器不仅指向了创业公司,也指向了风投机构。

凤凰资讯 返回头部